用户名:密码:    免费发布个人简历 免费发布招聘信息 
家人为了自己尽然逼自己女儿做二奶
  新泰人才网 发布时间:2010-01-28   查看次数:5017次
 这是一个生活在不幸的家庭中的女子的自述,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她被逼做二奶的故事: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是家里唯一的一个女孩,由于家里穷,我只读完初中就出来打工了。

  那个时候家乡超刮着二奶风,我村有很多女孩都是被别人包了,拿钱回家给家里盖上了楼房,有些人开玩笑的对我你妈说:你女儿这么漂亮,将来一定能够绑上一个大老板,那时候你们也会有好日子过了。爸妈也经常对我说要我努力,将来也想办法给家里盖楼房。中学毕业后我就跟着我的一个哥哥去广东打工,在哥哥的介绍下我进了一家五金厂,在办公室做文员,因为哥哥也在这里当工人。

  后来哥哥跟厂里的一个女的结婚了,那女的嫌弃我哥穷,没给过我哥好脸色看,有一天,她当着我哥的面说:“咱们村里的年轻女孩都傍上大款了,我们家妹子比她们都漂亮,要是妹子肯替我们想想,才轮不到她们威风!”听大嫂说出这样的话,我真的好气愤,但也无能为力。

  乡亲们都嘲笑我每个月只赚1000块钱,在我爸妈的耳朵边放四吹风,终于,我妈妈也被这种现象感染了,觉得白养了我这个女儿。我真没想到我妈妈也会这样,真的让我好伤心。我曾经以为二奶的生活会离我很远,但我没想到,它竟然很快就来了,我所在的公司老板是一个40多岁的矮瘦男人,他也像不少老板一样花心,一天晚上,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很直接的对我说:你长得不错嘛,不要上班了,我包养你吧。说完,他就在我的胸部上捏了一把。

  我又羞又恼,推开了他的手,跑了出去,我找到我哥,眼泪汪汪的诉说着我的很委屈,没想到哥哥竟然责任我说我得罪了老板,如果老板把我们炒鱿鱼了该怎么办。很快老板就找到了我哥谈话,谈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那天晚上我回到出租屋里,大嫂和哥哥一起劝我,说老板每个月给我5000块钱,并且一次性付清10万块给家里盖楼房,条件是必须和他签订两年的包养合同。我听了以后,拒绝了这个荒唐的计划……

  我要辞职,却被大嫂给拦住了,她说不再逼我。几天后的一天晚上,大嫂做了一桌可口的饭菜给我吃,吃完后,我感觉头晕,很早就回房间睡觉。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感到有人压在了我的身上,我叫了起来,那个人却说:别吵,是我,那个既然是我的老板。后来我才明白,我被我的大嫂出卖了,她在我的饭里下了蒙汗药,那一刻,我直想死,可是大嫂死死的抱住我,假装在流泪在忏悔,哥也不停的打自己耳光,说自己没本事。望着我曾经最爱的家人,想到自己已经失去了清白之身,我还能怎样???

  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就成了老板的二奶,住进了老板特意给我租的两室一厅,从此过上了屈辱不堪的生活:有一天晚上,老板回来后,不顾我感冒发烧,就像野兽一般把我压在身下……不久后的一天晚上,他来了兴致,让我一起洗鸳鸯浴,当时气温很低,他去故意往我身上喷冷水,听着我的尖叫,他兴奋不已……平时,只要我稍作反抗,他就冷冷地说:为了包你,我付出了那么昂贵的代价,你必须无条件的服从我。就这样,我在屈辱中,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由于有了那10万钱,家里盖上了三层的小洋楼,搬进新屋的第一天,按爸妈的要求,我们都回去了,妈问我过得好不好,我摇了摇头,妈妈却说:人不能太贪,人家对我们这么好,你要知恩图报啊。听妈这样说,我心都凉了,流下了辛酸的眼泪。

  我以为家里盖了楼房后,哥嫂们就该满意了,可是,有一天,大嫂给我打来电话,说她和我哥在车间上班太辛苦,工资又低,要我跟老板说,把他们调到管理层上班。我没有理他,此后,大嫂又多次给我打电话,让我向老板说说情。一天晚上,我硬着头皮对老板说了这样事,老板色迷迷地看着我,说:我可以满足她,但得看你的表现如何。然后,他要我脱掉衣服,用烧红的烟头不停地烫着我的私处,还逼我发出兴奋的荡笑声,那一刻,我真的好想一刀杀了这个狗老板。

  我终于想到了逃离,于是,趁老板睡熟后,我偷偷的逃出了,那个地方,由于没地方可去,又没带一分钱,在冷夜中走了几个小时后,实在无处可去,只好来到哥嫂租住的房前,哥打开门,看见我泪流满面,竟一句关心的话都没说,还责怪我,要我赶快回去。我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但最后,还是被哥嫂押回了那个地方。

  很快哥当上了车间监工,工资涨了一倍,嫂子也被调到了招工部,不仅工资涨了,而且还很清闲,这一切都是用我的眼泪和痛苦换来的啊,我每天都在祈求着二年的包养合同快点到期,但是,我还没有忍到一年,在老板疯狂的摧残下,我怀了两次孕也就是流了二次产。有一次,由于老板心情不好,不顾我怀孕,疯狂地折磨我,直到把我折磨得流产,望着那被鲜血浸透了的裤子,我已流不出一滴眼泪。

  身体极度虚弱的我终于忍受不住,逃回了老家,我想,就算爸妈再狠心,也不会眼睁睁看顾着自己的亲生女儿被虐待而无动于衷吧。当然,当我扑进妈妈的怀里哭诉着我所受的折磨时,她搂着我流泪了,爸爸也气得满脸通红。

  可是当哥嫂的电话轮番打过来以后,爸妈的态度又变了,妈妈要我今晚就回广东,说大嫂说的,如果我不回去,她和哥哥的工作都会丢,而且老板还要追回给我们家的10万块钱。我坚决不肯回去,老板生气了,把我哥嫂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哥嫂按照老板的指示,开着工厂的面包着,连夜赶回家,要把我押回广东。

  我趁他们不注意,逃到了同村的远房大姨家,可是,大姨听完我的哭诉,同样责怪我不该这样,她趁我上厕所之际,偷偷打了个电话给我家,很快,我爸妈就追到了大姨家,大嫂二话不说,直接把我往面包车上拖。我愤怒的质问他们:如果有人出100万元要买我的人头,你是不是不也会答应?可是没有人回答我,哥帮着大嫂强行把我拖上了面包车。车子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他们居然都责备我不识大体,那一刻,我感到绝望和窒息。我回到老板那里没有几天,老板就把我哥嫂的工资又涨了一成,我知道这后面肯定有什么阴谋,却没想到这是老板让哥嫂逼我续签包养合同的前戏。

  第一份两年的包养合同终于到期了,我刚想搬出这个关了我两年的牢笼,老板却把新的包养合同摆到我的面前,合同是我的哥嫂一起替我签的,为期两年。看着那张合同,我犹如掉进了冰窖,浑身发抖,我抢到合同,把那张合同撕了个粉碎,我发了疯似的跑去质问哥嫂,大嫂却说我大哥开车撞伤了人,老板找了人在包庇他,难道你想看着你哥去坐牢?这一次,我没有想信他的鬼话,我铁了心要逃走,逃到一个家人找不到我的地方。

  经过精心准备,几个月后,我逃到了在东莞打工的高中同学那里,在她的帮助下,我进了一家制衣厂当工人。我每天都要加班到深夜,虽然很累,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塌实。在那里,我认识了同厂的一个男孩,那个男孩深深的爱上了我,然而,就在我刚刚品尝到自由和爱情的甜蜜时,家人就追来了,原来,家人知道我除了高中同学外,没有熟悉的人,于是通过打听,最终打听到了在东莞的这个高中同学,然后追了过来,在同学和同事惊愕的目光中,我再次被哥嫂押回了广东。

  为了防止我再次出逃,老板专门派大嫂来看管我,还警告我,以后哪儿也不准去,要不然让我哥吃不了兜着走。我打电话给哥,要他去自首,他说如果去自首就要坐牢,他不想沦为阶下囚。我明白,对他说什么都毫无意义了。由于老板长期疯狂地摧残,我的身体已经变得弱不禁风,加上大嫂的看管,我根本就没有力气反抗了,精神变得越来越恍惚。有一天,我拿起一把剪刀,狠狠地向自己的手腕扎了进去,顿时鲜血喷涌。家人把我送进了医院。

  这件事成了村里的头条新闻。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闹什么自杀,有的说我明明做了婊子却装贞洁,不知道被大老板包就是你的造化。听着这些议论,我深深感受到了一种比贫穷更可怕的东西。

  我告诉家人,我要外出打工,靠自己的努力赚钱,我原以为经过自杀事件,他们不会再强迫我了,没想到,他们异口同声地反对我出去打工,并让我立即回到老板身边去。最后,他们不顾我的反抗,再一次把我押回了广东。

  此后,我又出逃过两次,但是,由于身边的家人们轮流暗暗监视我,总是还没有逃远,就被他们找到,押了回来。直到这时,我才真正明白自己根本无法逃脱这种命运,于是我放弃了逃跑,开始偷偷地学习电脑操作,希望有一技之长,为将来远走高飞做准备。

  我买了一台手提电脑,并装了宽带,但是有一天,我跟网友聊天时,老板突然闯了进来,见我在和陌生人聊天,他暴跳如雷,一把扯断了我的网线,那天晚上,他一边打我,一边叫嚣,说我好大的胆子,竟敢用他的钱买电脑,还上网和别的从人聊天调情,是不是还准备和别的男人私奔,说我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等这次合同到期,他还有办法让我签第三次。我知道,他能这么说他就能这么做,因为我的背后还有一排已经被他收买了的亲人啊。

  过了几个半,因为身体极度不适,我再次逃回了老家,当时我已经患上了严重的子宫内膜炎,发作起来痛不欲生,我恳求家人让我在家里休养一段时间,可是他们再一次无情的拒绝了,为了避免再一次被家人出卖,重新回到那个让我生不如死的广东,第二天凌晨四点我便逃离了这个生我养我的家。现在,我通过一个网友的介绍,在中原的某个城市打一份普通的工,尽管我现在的工资每月只有900元,但是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我居然长胖了,脸上也有了红润。

  今天,我发表这篇文章,说出了自己的经历,是希望我的爸妈哥嫂看到我泣血的倾诉后,他们的心灵能够得到震憾,同时也希望那些正在逼迫、纵容 自己的亲人做二奶的人们,能够醒悟,比竟,做二奶挣来的钱是以牺牲你们亲人几年甚至一生的幸福和自由换来的啊,如果你们的这种行为,逼得自己的亲人自杀了,你们的良心将永远也不得安宁

  • 1
  • 2
  • 3